首页 >> 最新文章

独家刘青云谈窃听3拍房地产黑幕导演选对了万芳吴秀珠

天穹娱乐网 2020-02-14 15:16:57

[独家]刘青云谈《窃听3》:拍房地产黑幕?导演选对了

刘青云接受凤凰娱乐专访点击图片进入:[独家]《窃听3》古天乐:现在房价太夸张 香港也严重 凤凰网娱乐讯(采访、文/波米 视频、图/王磊)我拿出《神探》的蓝光碟找刘青云签名,我说你在这部戏的表演我很喜欢,刘青云惭愧的说: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全忘了。”这句实在话印证了他在下面访谈中谈到的“出戏入戏”问题,他说让自己反思的一部戏就是《窃听风云》的第一部,他觉得有些段落自己的表演方法不太对,他在一年的时间里都因此“念念不忘”。而作为回响,《窃听3》中一个更加“反面”的刘青云呼之欲出了。这次他将饰演一个用极端手法“对抗强拆”的钉子户。让我们听听这位“钉子户”的自白吧。 刘青云谈《窃听》系列:《窃听3》与首部大不同 拍1时没想以后拍房产 凤凰娱乐:从《窃听风云1》到《窃听风云3》,角色越来越多,格局越来越大,反而感觉的你戏越来越少,角色越来越不正面,这是导演有意为你设置的,还是你和导演说“别总让我演雷同角色”? 刘青云:因为到第三部的时候,人物太多了,每一个人的戏份都不会太多,所以在开始拍的时候,导演要我演这个角色,我就跟导演说,如果是这种情况,我们就把这个角色变得更像反派一样,性格应该变得更不客气。这个角色能了解自己要做什么事情,对与不对他也很清楚,要做就做,不会啰嗦。或许也正因为这种性格让他更像反派了,其实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,他要面对很多外来的人对他们的土地动手,所以他是一个要保护自己家园,不希望别人来乱搞的人。 凤凰娱乐:从《窃听1》开始,你在两性情感这部分是会影响决策行为的,这一部也是吗? 刘青云:不是,因为第一部跟这部很不同,这部戏我这个角色基本上没什么爱情,他只是对周迅有好感,而且能感觉到他是想去保护她、去帮她的忙。因为她老公有几次……总之你看完就知道,我的角色只是希望能保护她。他是那种把所有能量都放在工作上,因为他面对的敌人太强大,他希望能保护他身边的每个人,每一块土地。 凤凰娱乐:《窃听风云》每一集都是一个重启的故事,当时拍摄第一集的时候,你有没有想到过导演最后会拍到房地产这一步? 刘青云:其实不知道,我当初也不知道他们会拍第三集。后来他们才告诉我,这个题材是房地产,我觉得他选得也很对。因为房地产在香港是个很重要的话题,即便在世界其它地方,房地产也是一个很大的热点,我觉得他们这个题材选得很好。 但是我看完剧本后,发现他们主要想说的还是人物怎么发展。它讲的是其实是我跟我的兄弟,从小住在乡下,是那种小人物嘛;但后来时代改变,我们的土地所有权也开始改变,很多外来的人要买我们的土地去盖楼,这时我们的家园变了,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,现在我住的地方是高楼大厦,以前朋友去玩的地方早没有了。原来大家住在郊外,都很开心的生活;现在不是,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公司,每个人想的都是赚钱。于是我们童年时的那种感觉,童年时候看到的东西,全都没有了……而我的这个角色,他是很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子的,而且如果真的是要变,我们的土地还是要我们自己来发展,不能由其他人来碰。 刘青云谈房地产:不了解“丁权” 题材敏感是为吸引观众 凤凰娱乐:那你对新界的“丁权”政策有多少了解?你自己或者朋友有没有关于丁权问题的故事? 刘青云:在拍这个戏之前,我是不太理解,后来导演给了我一些资料,我看后才知道。其实很多你要说有什么黑幕什么的,也只是电影剧情的需要,比如其中会讲我们用“丁权”盖了一个“丁权大厦”,这在现实中从来没有发生过,单纯是导演虚构的。 凤凰娱乐:古天乐说开始的剧本比现在还要敏感,你了解开始的故事梗概吗? 刘青云:最后的版本我还没看过,我就是在配音时看了一点。其实我觉得,题材再敏感也是希望让观众觉得特别,但这部电影主要还是在说人物的关系,这个是最重要的事情。毕竟如今每个人都改变了,环境也变了,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?其实,我们没办法去阻止这些改变,所以在改变中我们到底获得了什么,这个才是故事说的重点。 刘青云谈表演:演戏只是工作 不在意是否能迅速出戏 凤凰娱乐:你接戏的频率非常大,但大多数的表演又能保持高水准,怎么能保证每次的表演不雷同? 刘青云:其实我的方法很简单,就是听导演说戏,听编剧说戏。他那么处理一定有他的道理。而如果我们每次都用自己的想法去表演,那可能每一次的演出都会很相似,但如果你听导演的,由于整部电影是他的,比如导演说“你演的这段不对,他的性格是那样的”,你就一定要想办法配合他,把他的想法演出来,我就是这样子了。所以我是从来没有想过是是不是很难出戏什么的,我从来不想这些问题,因为不重要嘛。 其实很多工作也是这样,不单是演员,你(指记者)的工作也不会说就完全改变你或你的想法,对不对?你总不会每次做完访问都觉得:“哇,他那样说真的改变了我很多”,可能么?有的事情已经是这样子了,你改变不了。其实不要说拍电影,按说生活里每天发生的事情都会影响我,但我从来不知道对我影响到底有多少。 凤凰娱乐:那你有没有长时间无法出戏的情况呢? 刘青云:我还是有的,但是我不会去想“我现在怎么样”什么的,有时候我一年待在家里都会觉得很不开心。为什么?不知道,就是不开心。现在我还会这样子,比如我有次突然之间想起了《窃听风云》第一集,我跟那个演员演了一场戏,我觉得我演错了,不该这样子演,应该那样……对,那样就更好了。但有些过去的事你没办法啊,只是那个时候我还不能阻止自己一遍遍去想。我听过一个故事,说有个出租车司机,有一天开车时看到一宗交通意外,他看了以后就对他的人生有了不同看法。那你说是这个出租司机因为开车太投入还是怎么样呢?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去想太多,想什么“现在我是还留在角色里还是怎么样”,我都不管了。 凤凰娱乐:之前我们采访陈道明,他说他会主动给导演提供不同的演法,多拍几条,然后让导演在剪辑时有更多选择,你也会用这种表演方法吗? 刘青云:在每部戏开拍的时候会有,因为我要知道导演的想法是怎么样,很多时候他虽然会说,但因为有的导演表达能力或者什么的都不准,所以到实拍时,我一定会确认一下他要的到底是不是我理解的那种状态。如果我觉得有点拿不准,我就会试着从导演的角度出发再多演一种,也让导演去看更多一种。我在一部戏开始时都会这样子去问,导演如果很确定是那样,OK,那我们就接着那么演。 刘青云谈导演:合作过的双导演都配合默契 杜琪峰拍戏不用剧本 凤凰娱乐:你和双导演合作也有一些电影了,《窃听》系列的麦庄、《逃出生天》的彭发彭顺,双导演有什么不同? 刘青云:其实《逃出生天》是有点不同的,因为我们在现场时其实就一个导演。不过他们是兄弟嘛,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,你跟其中一个说,好像另外一个就会知道,所以很默契的。庄文强和麦兆辉拍戏时倒是都会在现场,很多事情他们都是商量着来。其实他们的准备工作都做的非常好,所以在现场拍的时候也很快,因为拍之前大部分都已经想好了。 凤凰娱乐:杜琪峰韦家辉估计和他们又不一样吧? 刘青云:杜琪峰不同,杜琪峰基本上没什么剧本,都是跟我说戏。我们通常就是拍之前去吃个饭什么,然后他说说他的想法是怎么样的。而且他不太管我怎么演的。(记者:他给你发挥空间更大?)对,他大概说个状态然后我就去演,演完他就问我:“真的是这样子吗?”我说是,一般他就让这条过了。所以拍他的戏很特别,也可能只是他对我这样吧,毕竟我们很熟了。

美女大全

裸美女

裸体美女照

性感美女

友情链接